阅读历史 |

第一百六十章 飞升证道(大结局)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你终于出现了。.”秦逸凡不怒反喜,看着出现的人影,长刀已经挥起。

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!”天风真人看着秦逸凡对着他举起的长刀,哈哈大笑道:“真以为你练了几天所谓的第二元神,就能和老夫我相提并论了?”说话间,一道剑光凸现,却也停在天风真人身边,没有冲上来。估计是想要秦逸凡彻底的完败在他的手上:“来吧,我让你三刀,让你见识一下,我昆仑一脉,也不是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够轻易招惹的。”

在身边飞舞的长刀,已经飞到了秦逸凡手中,对方既然要托大让他三刀,秦逸凡绝不会客气。这是你死我活,不是过家家玩耍。自然,秦逸凡也绝不会相信天风真人会毫不在乎自己的攻击,对他的话也只是相信了一半。

高高的跃起在空中,秦逸凡握着长刀,向着天风真人狠狠的砍去。天风真人飞剑缩在身边没有动,冷冷的看着秦逸凡的身影。

直到刀快要及体的刹那,天风真人身上突地腾起一片耀眼的光芒,将全身护住,同时,身边的飞剑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的,直插秦逸凡的胸膛。

距离太近,秦逸凡甚至都没有反应的能力。秦逸凡也是一咬牙,全然的不管不顾,向着天风的头顶,全力的劈下。嗤,一声轻响,天风的飞剑似乎撞到了什么,刺穿进去。天风真人笑眯眯的看着秦逸凡落下的刀影,一只手已经挡到了刀刃之前,嘴里冷笑一声:“幼稚,真的以为我会任由你砍三刀吗?”

话音未落,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,如同针尖一般,直插天风真人的脑海。光是气势就造成一股锐利无匹的印象,面对这种无声无息的精神攻击,天风真人根本没有料到。脑海如同突然被长针刺穿,剧痛无比,紧接着,手上一痛,却是秦逸凡的长刀已经如同切入豆腐一般掠过了天风的手掌,天风脑袋微微一偏,长刀错了过去,径直的劈在了天风真人的肩膀上。

这一刀的力量之大,将天风从肩膀到胸膛砍出一个差不多一尺长的巨大的豁口。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喷涌而出,但奇怪的是,沾到刀锋,就好像遇到了烧红的烙铁一般,吱吱作响,转瞬间就被吸收一空。

天风真人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,但脑海中的剧痛和身上传来的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,让天风知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。有点无法置信的努力的抬起手臂:“怎么可能?”随后,目光就看到了本应该穿透秦逸凡胸膛的飞剑上。

飞剑还在,不过却停在秦逸凡的胸膛上,那里,不知道怎么的,秦逸凡的衣裳居然鼓起一个大包,将飞剑牢牢的夹住。不光如此,夹住飞剑的衣服周遭还不停的传进一股无法形容的气息,而天风真人对飞剑的控制也越来越淡,此刻已经再也无法指挥。

“太……岁!”终于明白那种古怪的气息是什么东西,天风真人也只能断断续续的出两个字的声音。任他如何的老歼巨猾,如何的见多识广,也不会想到数千年之前他用来利用的太岁,此刻竟然化成了一件衣裳,而且还就穿在秦逸凡的身上。

而刚刚针对他的精神攻击,也是太岁老兄和秦逸凡配合默契,一直在隐忍到最后关头才突然难。太岁老兄经历了数千年残躯的缓慢修行,加上不停的和秦逸凡的对抗,复原后的太岁早已不是数千年前的太岁可比。当年没有什么攻击手段,也足以让数百修真高手饮恨,现在只是对付一个天风真人,自然也不在话下。况且,还有秦逸凡的强力攻击,定海神针铁打造的长刀,又岂是普通的法宝和护身功法能够抵挡的?

“你不该出现的,也许你应该现不对的那个时候开始,就远远的躲起来。天下之大,总有你的容身之处。可惜!”秦逸凡看着奄奄一息的天风真人,摇头道:“不过,你不出来,我终究寝食难安,这样也好。”

抽出了长刀,天风真人身上的豁口立刻没有了阻拦,鲜血更加的喷涌。片刻之间就染红了整个身躯。而刺在太岁老兄身上的飞剑,也被秦逸凡拿在了手中。这飞剑,经过太岁老兄的凶煞之气如此近距离的熏陶,天风真人早已无法控制,轻松的落入秦逸凡囊中,过后估计林秋露会多一柄上好的飞剑了。

天风真人也在秦逸凡的注视下,慢慢的闭上了眼睛。这种时候,飞剑都被人收掉,就算是想要兵解附身,都没有什么好的媒介。况且,秦逸凡的长刀,可不仅仅是伤害到那么简单,就连元神,也被那一刀重创。能坚持到这个时候,已经是奇迹。

怪就怪他根本就没有想到,秦逸凡居然会随身带着太岁老兄。尽管他已经听到了修真界关于犯太岁的说法,但还是不会相信,这天下还能有人能够抵挡住全盛时期的太岁全力动的凶煞之气。现在也只能落一个身死的下场。

阵法的主持一死,整个阵法就变得简单之至,在土长老的努力下,不到三五刻的功夫,红尘炼心大阵就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。轰隆声中,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其他人的身影。

应劫前辈身边,躺着一个熟悉的人,秦逸凡扫了一眼,高长老此刻早已失去了生命,变成了一具尸体。他和应劫前辈的修行差的实在是太远,即便在红尘炼心阵中,有阵法的帮助,还是无法接下应劫前辈第二元神控制的应劫匕一击。

“唉,自作孽,不可活!”齐刷刷的两声叹息,在众人的耳边响起。蜀山紫青二老的身影也随着叹息声出现。看着地下躺着的两具尸体,互相对望了一眼,无话可说。这么多人,看着天风真人的尸,也都有些相对无言的沉默。

终于,过了良久,还是紫青二老的青云前辈开口道:“既然恶已经伏诛,那么昆仑的那些年轻弟子,还是手下留情吧,好歹也算是给昆仑留一条根!”说话的口气,却是有些微微的求恳,谁都知道,上一次,秦逸凡可是灭了青城满门的。这次,想必也不会轻易的放过昆仑的那些年轻弟子。

“哗啦”,还没等秦逸凡回答,刚刚好像突然之间消失的秦小玲出现在众人面前,随手扔下了手中的一堆飞剑法宝。听到二老的叹息声时,秦小玲就同时消失,好像是知道他们一定会为那些年轻弟子们求情一般。

不过,在秦小玲眼中,任何可能会威胁到秦逸凡的人都要被铲除,这是绝不会改变的。上次秦逸凡大度的放过了昆仑的那些年轻弟子,当时还以为只是因为高长老的原因。现在看来,昆仑和秦逸凡已经是不死不休,一方不死绝,绝不会罢手的。秦小玲绝不会容忍这些会威胁到秦逸凡的人存在,即便他们的修为根本就不是秦逸凡的对手。只在这消失的片刻,秦小玲已经走遍昆仑,将那些隐匿的昆仑弟子一个一个的消灭,一点后患都没有留下,也完全没有给紫青二老阻拦的机会。

看到那一堆飞剑法宝,二老再次叹息一声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昆仑一脉,估计是命中注定有这一劫,无法躲避。遗憾片刻之后,却转身对着秦逸凡同时笑道:“恭喜道友!”说完之后,又对着应劫前辈同样的一笑:“恭喜道友!”

出乎意料的,应劫前辈这个和二老一直都是嘴上从不饶人的对头,此刻竟然也微微一笑:“同喜同喜!”明明奇妙的话语,让秦逸凡和林秋露秦小玲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而龙族众人似乎也知道生了什么事情,分散在四周,脸上带着笑容,摆出一副境界的架势,难道还有什么敌人吗?

“你不觉的你们自己有什么变化吗?”应劫前辈看透了秦逸凡他们的疑惑,笑着问道。

互相看了看,似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。倒是秦逸凡,敏锐的现,似乎林秋露身上好像有点被什么东西牵绊一样的不自在,但却不知道为什么。

“她身上还有些尘缘未了,这却是你们的事情了。”顺着秦逸凡的目光,应劫前辈立刻看到了林秋露那边,随后回答一句。

“尘缘未了?”秦逸凡有些疑惑,但脑子一转,马上就领悟到了些什么,对着林秋露道:“你还是让乾坤剑女出来吧!”

林秋露恍然大悟,当年乾坤剑女自愿为器灵,就是要找到幕后控制他们母子的凶手,现在天风道长已经伏诛,自然是应该让乾坤剑女得偿所望了。

“你是跟着我们,还是重入轮回?”把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,实际上,不介绍乾坤剑女也知道生了什么。跟着秦逸凡他们,也可以重铸,如同应劫前辈和蜀山二老。冲入轮回,自然是让秦小玲将她度化。

犹豫片刻,乾坤剑女向着众人逐一行礼,最后才道:“小女子还是选择重入轮回,也许,也许有缘,还能碰到我的儿子!”似乎当年小旱魃被度化的一幕又出现在眼前,乾坤剑女也是一阵黯然。

这是乾坤剑女自己的选择,林秋露虽然不舍,却也没有阻拦。在秦小玲手下,此刻度化乾坤剑女并不是什么特别为难的事情,只是举手之劳。

但在临行之前,秦逸凡身上的太岁老兄却好像突然现形,幻化出一张脸。众人从来没有见到过,脸上的嘴巴张口,向着乾坤剑女的元神就是一口白气喷了过去。喷完之后,就立刻消失在秦逸凡身上。

“天官赐福气?”紫青二老识货,一眼就看出了那道白气的名堂。有这一口气下去,乾坤剑女就算是轮回转世,也一定是福缘广博,从此无病无灾,幸福美满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