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 |

180 第 180 章(1 / 2)

加入书签

最新网址:www.wx.l</p>?春孕秋杀,秋季正是打猎的好季节。

太上皇在位期间便经常借着秋猎陈兵铁网山,一来方便与北方不落联络,二来也有耀武扬威,震慑周边部落之意,三来,也是帝王出京松散之意。

之前因为北疆海疆则寇作乱而中断多年,而今四海升平,国库充盈,乾元帝正好腾出手来,图谋北疆。

乾元帝这一次出游,将朝廷之事托付给两位宰辅大人,自己带领朝廷一一半文武官员,京中王府,除了熙郡王坐镇京都,余下皇亲贵胄均在随驾之列。八月十五,乾元帝陪着太后与迎春过了中秋,翌日,便带领文武百官,三万御林,浩浩荡荡出京而去。

迎春因为怀孕不满三月,太后娘娘以为坐胎不稳,只直许她在宫门送别。

铁网山离京千里,乾元帝预定出游三月,归期定在冬月。

临别之时,元春喜气盈盈与迎春作别:“姐姐十三岁进宫至今二十年,以为今生都要陷在这四方城里,今日竟能风风光光走出去,,都是沾了妹妹福气。”

二十年?

迎春心头一阵翻涌,这话似曾相识,却又不知道在何处听过。迎春盯着元春如花笑颜,直觉一阵恍惚。

一股违和之感顿生。

仓促之下,迎春做出本能反应,伸手在袖口一摸,将一瓶擦参合了灵泉的玉瓶递给元春,元春一笑推辞:“圣上带了一半御医随扈呢。”迎春合上元春的玉手:“有备无患嘛,姐姐权当是收下妹妹的一片关爱之心。”

元春这才一笑收下了:“如此,生受妹妹!”

乾元帝出京之后,每隔三五日便有京报,元春陆续寄来平安家书十二封,信件之中,元春每每都是辞费滔滔,备述心中喜悦。直至冬月初八,元春寄来书信,言称不日启程,铁网山离京千里,不出十日必定到京。

闻听此报,迎春这才一颗悬心终于放平,心中暗自哂,看来是自己多心了,怪的人说一孕蠢三年了。

喜滋滋将喜信报之余太后娘娘,婆媳执手欢笑不已。

太后娘娘一高兴,留下迎春用餐,又叫人将福哥儿兄妹叫来,祖孙三代聚餐,相谈甚欢,其乐融融。

熟料翌日傍晚,平地一声惊雷,留守京都熙郡王仓皇来报:漠北八百里京报,圣上一行在铁网山遇叛军偷袭,乾元帝受伤昏迷不醒,皇贵妃贾元春救驾遇难。

太后娘娘闻讯当即一声痛呼晕厥过去,迎春也是一阵心痛如绞,眼晕头花。亏得锦鲤,一边握住迎春,暗暗将体内灵气输送过去,迎春这才稳住心神:“王爷可有决议?”

熙郡王道:“本王已经派人前往丰台调兵,只是臣弟奉命留守京都,一旦离京,无人担当拱卫京师之职,这一回叛乱据闻乃忠顺王余孽所谓,臣怕一旦离京,京都有事,无人驰援,心中惶恐之至,何去何从,还请两宫娘娘裁夺!”

迎春闻言,肃身一礼,道:“皇宫有冯紫英的御林军,圣上返京之前,本宫将亲自坐镇皇宫,敦促步兵衙门,拱卫皇宫,必定不叫皇宫有事,还请王爷点起所有宫中御医,速速驰援圣上要紧。”

熙郡王不曾想到,迎春一个身怀六甲的娇弱妇人,竟然如此果敢决断,之前,他害怕着自己这位小皇嫂要拖后腿,不允自己离京救驾,不想自己小人之心了,一时心头一阵热浪翻滚,一头叩地:“臣弟领命,皇嫂保重。”

熙郡王含泪叩别迎春与太后。

迎春这里随后发下三道懿旨,一道与懿旨命九门提督紧闭九门,圣上回京之前,不许放进一人一马入城。再一道懿旨命冯紫英达令所有御林军拱卫内城,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日夜巡逻。最后一道懿旨命所有留守文武大臣,即日起,留守衙门,圣上回京之前,不许擅离职守。

最后,迎春命所有留守宫妃道宁寿宫集中伴驾,传下口谕,提升三等侍卫贾兰为宁寿宫侍卫总领,与自己一起守护太后娘娘安全。

太后清醒,虽然心中忧伤圣上,却见迎春有条不紊,安排妥当,心中老大安慰:“本宫老了,力不从心,哭的皇后稳妥。”

迎春这里私下又命锦鲤在宁寿宫下了一道结界,确保皇宫,万无一失。

忙乱一通,迎春倒地动了胎气,一时直觉腹中坠胀,腰酸难忍。

人众萧萧,迎春也不能进入空间疗养,亏得锦鲤一旁守护,时时输送灵气给迎春梳理体内紊乱的气息,这才堪堪护住胎儿,不至滑胎。

太后娘娘虽然久经故意,倒地母子连心,惊惧过度,茶饭不思,迎春自己体内灵气枯竭,不能救助,以至于太后娘娘面容一日一日憔悴起来。

迎春不得已,只好让福姐儿佑哥儿兄妹撒娇劝慰,太后娘娘这才进食些许人参灵液,好歹性命无碍。

当晚夜深人静之时,迎春冲着锦鲤神深施一礼:“你我相识八年,虽是主仆,这些年却是姐妹一般,这几年本宫在宫中完事顺遂,权杖仙子恩顾,本来不好再有奢求。只是而今佑哥儿只有五岁,难当大任,本宫厚颜恳请仙子,施以援手,哪怕是逆天改命,务必保住圣上性命,若有反噬,我一力承担,仙子若有任何要求,直管言来,本宫无不应承。”

锦鲤一贯嬉皮笑脸,闻言面色肃静起来,双手一阵乱摇:“主人对小妖有活命之恩,主人之命,小妖必定全力以赴!”

锦鲤言罢化为一道灵光飞逝。

不一刻,锦鲤回返:“乾元帝乃是后背后腰中了毒箭,我已经替他清楚了毒血,只是他伤了腰椎经络,若是只靠御医,今后只怕不良于行,要终身瘫痪床榻,即便小妖舍弃修为,替他灵气洗髓疗伤,也要三五年润养,才能康复如常。”

迎春闻言,拉着锦鲤喜泪婆娑:“即使不能康复如常,性命无忧就好。”旋即,迎春想起姐姐元春:“你可曾瞧过元春?”

锦鲤颔首:“自然瞧过,只是皇贵妃是替圣上挡箭,毒箭封喉,当时太医忙着救援圣上,以至于皇贵妃当场毙命。”

“再有荣慧敏慧二位公主,因为亲眼瞧见母妃毙命,受了惊吓,人有些呆呆傻傻,瞧着不大妥当,只怕恢复起来有些棘手。”

乾元帝与公主性命无忧,迎春已经很感激了,抹泪颔首:“辛苦你了。”

因为乾元帝伤势沉重,大军不敢疾行,每日不过行走三五十里地便要宿营,八百里路程,整整走了半月时间。

圣上返京,饶是迎春有锦鲤守护,也堪堪瘦了一圈,不复当初圆润。

太后娘娘花白的头发因为乾元帝遇刺皓白如雪了。

好在京都平安无事。

因为乾元帝伤势沉重,元春的丧失只得延后。死人不能再进宫门,元春停灵寿皇殿。迎春而今实在顾不得了,一切要以乾元帝安危为重。

圣驾返京,英亲王熙郡王辅政,朝堂上一番大清洗,首当其冲,便是忠顺王一系残余,无论黑白,一体清楚。因为反贼藏匿铁网山,铁网山驻军统领一体锁拿入狱,就连当初与漠北接洽的巡幸的北静郡王也被英亲王寻了不是,被英亲王解了他军权,收缴了他入宫的令牌,回家禁足了。

迎春因为一心赴在救援乾元帝的事情上头,无瑕顾及朝堂,也是他对朝堂事情不大关心,并不知道英亲王夺了北静郡王军权。

锦鲤虽然知道,她且不懂政治,并不重视这个消息,故而,并未告知迎春。

知道半月后,乾元帝清醒,传旨召见北静郡王,迎春这才知道,北静郡王已经被解除军权禁足了。

乾元帝虽然行动不便,经过锦鲤半月的救治,头脑已经十分清醒,闻言眼眸一冷,神情十分激动,身子一挺,就要起身,兵权关乎宗庙社稷,英亲王竟然鸦雀不闻就办了。

乾元帝十分震惊。

迎春也甚惊心,却是慌忙摁住了乾元帝:“英亲王辅政乃圣上亲封,圣上既然托付国事,事急从权,在没有查清楚之前,英亲王暂时手脚军牌令箭也是应当,眼下佑哥儿年幼,不能担当,圣上身子康复之前,咱们还要依靠叔王主政,圣上若是插手,朝令夕改,恐怕叔王之命难以传达,或者,叔王这是要拿北静郡王立威吧!”

乾元帝皱眉,眼睛定定锁着迎春眸子:“北静郡王忠心耿耿,朕信得过,他受委屈,朕难道看着不管么?”

迎春眼睛瞟着锦鲤手势,知道太后正在前来,微微一笑:“本宫如今身子沉重,燕京女学的事物全部交给北静郡王妃打理了!”

随即,借由起身迎接之际,附耳言道:“荣国公已经寻来了疗伤圣药清露丹,多则一年,少则半载,圣上便可康复,那时,天子金口,谁敢违逆!”

乾元帝闻言眼眸一亮,伸手握住迎春玉指,眸光暖暖的:“幸亏有你!”

从此之后,乾元帝与迎春这对帝后,除了一份青春迷恋之外,增添了一份相依为命。

就连太后娘娘与佑哥儿福姐儿也退了一箭之地。

英亲王辅政是由太后娘娘力保而成,如今英亲王独断专行,乾元帝心里不能没有想法。

不过,迎春并不担心,只要乾元帝没有性命之忧,迎春腰杆子就硬挺,哪怕是英亲王脑袋发昏想谋反,迎春外有冯紫英父子与贾琏,固守九城,内有贾环贾兰拱卫殿宇,还有锦鲤这个秘密大杀器在手,随随便便就能能杀他个灰飞烟灭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